法院能否对撤销仲裁裁决的案件进行实体审查

浏览:44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1-18 分类:经济仲裁

法院能否对撤销仲裁裁决的案件进行实体审查

案例分析

 

案情介绍:

申请人甲公司与被申请人乙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一案,本案事实为;2015年5月5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合同》,约定:甲公司作为发包方将位于XXX工程交由乙公司承包。合同约定:“如协商无果,则双方可由工程所在地仲裁委员会(即福州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发生争议,乙公司以甲公司作为被申请人向福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福州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XX月XX日受理该案后,于2018年XX月XX日作出【2018】榕仲字第XXX号裁决。甲公司不服裁决,向福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福州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8】榕仲裁字第XX号裁决书请求。

争议焦点

法院能否对撤销仲裁裁决的案件进行实体审查

律师评析:

一、申请人提出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程序违法,从申请人所举证据来看,并没有相应的证据支撑其论断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结申请人所提撤销理由没有证据佐证,应驳回其申请。

二、被申请人并不存在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从申请人所举5份证据来看,没有涉及我方当事人存在隐瞒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情形,结合案件事实,我方确为案涉工程实际施工人,享有裁争工程款的请求权,仲裁庭认定权利主体并无不当。

三、仲裁庭认定事实清楚,评述逻辑明晰,裁决理由充分,裁决结果公正,并无不当之处

1、仲裁庭一方面认定《劳务分包合同》无效,另一方面又确认合同的相对性,这并不存在矛盾的情形,仲裁庭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虽然《劳务分包合同》无效,但仍可参照《劳务分包合同》约定计付工程款,而要确定工程款的支付方,就有必要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确定法律关系的主体,这是一个必然要解决的问题,并无矛盾之处。这两种情形的出现更是突出了仲裁庭评判意见明晰,说理透彻。

2、申请人为免于承担工程款支付义务,无视基本的法律规定,罔顾事实,妄加揣则,逻辑混乱,尤为突出的是所提撤销情形,都缺乏有力的证据。

     3、申请人提出“即使《劳务分包合同》合法有效,仲裁庭以结算汇总表为依据,计算申请人的工程款责任,违背客观事实”,而裁决书载明:“被申请人审核制作《结算汇总表》后,未在进一步最终审核,故《结算汇总表》并非双方对工程款的最终确认,不能作为双方最终结算的依据”(详见裁决书第八页),这充分说明了仲裁庭尊重客观事实,并无不当之处。  

四、法院对撤销仲裁案件的实体范畴不审查

申请人提出涉案工程实际某公司承包、结算汇总表不能作为裁决依据等主张,均属于仲裁案件实体判断范畴,不符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人民法院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                      

关联法律法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

第五十八条  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没有仲裁协议的;

(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

(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人民法院认定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裁定撤销。

 

 

 

                          立万律师事务所

                          邓国星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