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明确表示承担保证责任或代为还款的承诺函不构成保证

浏览:44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1-18 分类:担保纠纷

未明确表示承担保证责任或代为还款的承诺函不构成保证

——佛山市人民政府与交通银行香港分行担保纠纷案

 

案号:(2004)民四终字第5号

基本案情:1994年5月8日,佛山市政府向香港交行出具一份编号为佛府函(1994)030号的《承诺函》称:“中亚企业有限公司(ZHONG YA ENTERPRISES LIMITED,以下简称中亚公司)是我市驻港机构。为进一步发展该公司对外贸易业务,该公司特向贵行申请1000万美元授信额度。上述申请授信额度业经我市政府研究批准同意。请贵行根据该驻港公司的业务发展实际需要,给予支持。本政府愿意督促该驻港公司切实履行还款责任,按时归还贵行贷款本息。如该公司出现逾期或拖欠贵行的贷款本息情况,本政府将负责解决,不让贵行在经济上蒙受损失。”1996年10月24日,佛山市政府向香港交行出具一份编号为佛府函(1996)144号的《承诺函》称:“中亚公司是我市驻香港机构。为进一步发展该公司的对外贸易业务,该公司特向贵行申请以下银行便利:用该公司位于香港湾仔摩利臣山道16/F、17/F、18/F物业按揭贷款港币6262万元,期限二年。上述申请业经本政府研究批准同意,请贵行根据该驻香港公司的业务发展实际需要,给予支持。本政府愿意督促该驻香港公司切实履行还款责任,按时归还贵行贷款本息。如该公司出现逾期或拖欠贵行的贷款本息情况,本政府将负责解决,不让贵行在经济上蒙受损失。”1996年10月30日,佛山市政府向香港交行出具一份编号为佛府函(1996)146号的《承诺函》称:“景山有限公司(PEAK GARDEN LIMITED,以下简称景山公司)是我市驻港机构。为进一步发展该公司的对外贸易业务,该公司特向贵行申请以下银行便利:用该公司位于香港湾仔摩利臣山道11/F、12/F、15/F物业按揭贷款港币6150万元,期限二年。上述申请业经本政府研究批准同意,请贵行根据该驻香港公司的业务发展实际需要,给予支持。本政府愿意督促该驻香港公司切实履行还款责任,按时归还贵行贷款本息。如该公司出现逾期或拖欠贵行的贷款本息情况,本政府将负责解决,不让贵行在经济上蒙受损失。”

裁判观点:佛山市政府先后向香港交行出具了三份《承诺函》,函中均有相同的表述:“本政府愿意督促该驻港公司切实履行还款责任,按时归还贵行贷款本息。如该公司出现逾期或拖欠贵行的贷款本息情况,本政府将负责解决,不让贵行在经济上蒙受损失。”首先,从名称来看,《承诺函》并非担保函,对于其是否能构成担保应根据其内容来认定。其次,从《承诺函》的内容来看,“负责解决”、“不让贵行在经济上蒙受损失”并无明确的承担保证责任或代为还款的意思表示。再次,在香港交行向中亚公司和景山公司出具的授信函中,在“抵押品及法律文件”项下,除了佛山市政府的《承诺函》外,还有不动产的抵押、保证及存单的质押等,且《承诺函》均在这些授信函中被列入区别于“保证”的“其他”文件项下,这说明香港交行明知《承诺函》并非保证函。综上,佛山市政府从向香港交行出具的书面文件上,到实际的行动上,从未有过承担保证责任或代所属企业还款的意思表示,其向香港交行出具的《承诺函》并不构成我国担保法意义上的保证。

   案例分析:根据担保法第三条的规定,担保活动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与借贷合同无关的第三人向合同债权人出具承诺函,但未明确表示承担保证责任或代为还款的,不能推定其出具承诺函的行为构成担保法意义上的保证。